较好水香女

厦门历史网 2020-09-24 12:05:40

水香——女,四十余岁,农妇,简称香。

恩宽——男,四十余岁,农民,福梅之夫,简称宽。

玉海——男,四十余岁,农民,水香之夫,简称海。

志强——男,二十二岁,农民工,水香之子,简称强。

宝珍——女,二十二岁,农民工,福梅之女,简称珍。

次要人物:

二婶、三婶、酒友、医师 、流氓甲乙等群众演员。

1 福梅家。日 内

福梅、水香和二婶、三婶在打麻将。水香对二婶说:二婶,你留心给我志强瞅个对象。

二婶用嘴一撅福梅:福梅家的宝珍不就是个象吗?

福梅不高兴地说:快打牌,甭胡扯!

二婶打出一张牌:三条。

水香掀倒牌:胡了!

大家分别拿出一些钱扔给水香。

2水香家。日内

玉海、恩宽和一酒友在划拳喝酒。玉海和恩宽喝得有些过,话多了起来。

海:宽哥,你知道兄弟今儿为啥请你喝酒?

宽:不知道。

海:咱俩打个亲家吧?

宽:打啥亲家?

海:把……把你家宝珍嫁……嫁给我志强……

宽:行……行……

海:今后你有啥事就跟兄弟说,谁……谁敢欺负你就……就是欺负我,兄弟愿意为你两……两肋插刀,赴……赴汤蹈火……

宽:玉海兄弟,你够……够朋友!够……够亲家!大家都听着,不管村里村外,今后谁敢指我亲家一指头,看我……我咋收拾他……

海:亲……亲家,为……咱两家缘分碰杯……

福梅家。 日 内

水香摸起一张牌看后大喊:炸了!

大家付过钱后水香将钱装进口装说:对不起,家里有事,我先走了……

梅:甭走,你家有啥事?

香:你管得着吗?我的身子我的腿,愿意走就走,看谁能把我七尺拽成八尺!

梅:你真真是个赖皮!输钱抹子儿不利,赢钱急着想溜,今儿你走不成!

香:我走的试哩,你把我看两眼半!(欲走)

梅:(站立门口)今偏不让你走!

两人说着撕打起来。水香手快,一手採住福梅的头发,一手在福梅头上打;福梅也不示弱,用脚在水香腿上和肚子上踢。二婶和三婶假拦真偏,使劲生开水香的手,福梅趁机蹬了水香几脚。水香吃了亏,抱头倒地,耍泼哭闹。

4水香家。日 内

恩宽举着一杯酒,摇摇晃晃地说:你们都……听着,今后咱就是拜把子兄弟,一人有难,大……大家相帮……

海:对……对,一人有难,大家相帮……

一村民急奔进屋:恩宽,你还在这喝酒哩,你家里都闹翻天了!

海:谁敢在我亲家屋里闹事?他……他是吃了豹子胆了……

宽:太……太欺侮人了,在……在我头上动开土了……

村民:快走!甭说了,水香都被打得摆在地上了……

海:谁敢打……打我亲家母?走寻……寻他算账去……

宽:有……有我亲家在,不怕这……这气出不了……走,咱快走……

5福梅家。日 内

水香躺在地上呻吟:唉哟妈哟,我的肚子疼死了!李福梅,你把我肠子踢断了,我和你不得毕……

福梅双手抱头:唉哟哟,我的头疼死了,王水香,你把我脑子打乱了,我跟你没完……

6村道里。日 外

玉海和恩宽搂着肩膀,在酒友的陪伴下踉踉跄跄奔走,口里不断嘟囔着酒话。一群孩子跟在后面喊叫:香啦臭啦,狗脸亲家。醒啦醉啦,狗皮袜袜……

7福梅家。日 内

水香指着福梅骂道:李福梅,我男人来了让你狗日的试火着……

福梅也指着水香还口道:你男人歪,我男人也不是软蛋!

恩宽和玉海进门,二婶和三婶趁机溜走。恩宽和玉海见自己妻躺地,各自扶起自已的人,不约而同地说:谁把你打成这样子了?

香:(指福梅)是她狗日的!

梅:(指水香)是她狼不吃的!

恩宽和玉海各自指着对方,不约而同地说:你咋能把她打成这样子?

宽:这是瞅人哩!跑到我屋里打人来了……

海:就说谁瞅谁哩?你家设麻将场,把人家钱都弄到你们包包里去了,还在你屋里打人,你们住在有理村了!

酒友:再甭嚷了,还记得你俩刚才说的话么?

宽:我刚才说啥来?

海:我也没说啥么?

酒友:你们这阵酒醒了,把刚才说的话全忘了。你们一口一个好亲家,还说什么愿意为对方两肋插刀。现在倒好,一下子对立起来了。我看还是算了吧,各看各的人。玉海,你把嫂子背回去,再甭惹人笑话!

海:好,我听你的 。(对水香)走,我背你回去。

香:不,我不回去,今儿就让她把我打死!

宽:水香,你就回去吧,福梅不是也头疼吗……

香:她是装的我就没打她!

梅:你才是装的,我也没打你!

香:你没打我是狗踢我肚子来!

梅:猪先抓我头发来!

海:算了算了,甭在这丢人现眼!水香,咱们回去!

玉海说着背起水香往门外走。水香在不停的哭叫。

8水香家卧室。日 内

坐在床边的玉海跟躺在床上的水香拉话。

海:水香,这会儿咋样?身上还疼吗?

香:能不疼吗?狗日的福梅下手够狠的,踢的我腿和肚子有些疼。要不是二婶和三婶拉偏捶,看我不把她打成皮皮才怪哩!

海:她踢了你身上,你拽了她头发,我看打个平手,再甭往心里去了,休息几天就没事了……

香:不行,我咽不下这口气,她凭啥欺侮咱?

海:也不是人家欺侮咱,而是你不像话!

香:我咋不像话?

海:听说你打牌不义气。输了钱不想掏,赢了钱就想溜……

香:(用脚在玉海屁股上蹬了一下)去去去,都是我不好,羊肉包子朝外翻,谁好你跟谁过去!我跟她福梅没完!

海:那你还想咋?

香:我要住院……

9福梅家院。日 外

饭桌旁,恩宽跟福梅拉话。

宽:啥?住院!

梅:水香喔花花肠子多的很,我了定她会住院敲咱一笔钱。她能睡觉,咱就不能翻身?咱也住院!

10水香家卧室。日 內

海:算了吧,乡里乡亲的,谁不绊个嘴?都象你这样没完没了的,村里不知乱成啥了!再说咱志强还想娶福梅家的宝珍做媳妇哩!

香:心髙挂起吧!福梅根本就没把咱往眼里眨。你没见在牌场,二婶刚提了一句宝珍是咱志强个象,就被福梅给顶回去了。她那神气儿,好象她女子是皇家公主,咱高攀不起。我一想起她那怂样子,气就不打一处来。住,咱还是住院,须让她破财不可!

海:那你说咱一定要住院了?

香:不但要住,还要上县去住大医院!

海:你沒说上省去!万一到时候官司打不赢,钱不白擂了?

香:你是男人么?没咋哩可怂了。这事看我的,马上就动身,现在就住院!

11福梅家院。日 外

饭桌旁,恩宽和福梅继续拉话。

宽:再歪胡折腾了,这个弄不是白给医院送钱吗?

梅:人家肯定住院,咱守在家里,心里不急吗?

宽:急啥哩?她住她的院,咱吃咱咱的饭,管她咋弄去!

梅:水香是有名的赖皮,她要是住进医院,日后一出院,医疗费、误工费、护理费、营养费呀什么的,狗提猫叼的须给咱算一大堆不可。到那时有嘴难说话,咱说她打了咱,那咋没见咱看病呢?

宽:也是这理儿。那你说咱也住院?

梅:想让咱破财,没门儿!她能住院,咱就不能住院?喔医院门是为她一家开的?

宽:人家说她身上疼,衣服一解,就亮出咱踢出的青伤红伤。而你说你头疼,没青伤红伤的,不好说话。

梅:你咋是猪脑子些!咱不说头痛而说脑子痛。脑子喔东西,谁钻里面看去?在医院观察个十天半月,也花他一两千块钱。她让咱赔他钱,咱让她赔咱钱,要折财一起折!

宽:而今伢有仪器哩,万一查出你没多大毛病,让你出院咋弄哩?

梅:说你瓜你真瓜!而今喔医院讲收入哩,他们能把病人往出赶吗?只要你舍得钱,住多少日子都行。你没听人说卖面的还怕你吃八碗?

宽:万一伢要在你头上钻个眼去查看,那你不害怕?

梅:去去去,我脑子有不是矿山,说钻就钻?

宽:行行行,你说住院就住院。不过先甭急,明日我给咱出去打听打听,看人家到底住院去了没有。

12村道里。日 外

恩宽走出院门,酒友朝他喊道:宽哥,你看两家弄的啥事些,水香上县住院了?

宽:真的?

酒友:谁还哄你,我刚从县城回来,亲眼看见水香住进南关医院。

宽:我服了!

酒友:你服啥了?

宽:我服你嫂子会算卦。(扭身进院)

1 福梅家院。日外

恩宽进院喊道:当家的你说中了!

梅从屋里走出:啥说中了?

宽:水香住院了?

梅:看咋着哩!你没听说住哪个医院?

宽:县城南关医院。

梅:不听婆娘言,吃亏在眼前!走,咱快上县,她住南关医院,咱住北关医院!

14南关医院。日 内

病房里,查房医生正在询问水香病情。

医生:今天感问题又回来了。   即便有一千个理由觉咋样?

香:大腿和小肚子还是有点疼,一点都没减轻,你就把好药用上吧!我们不嫌药价大。

医生:住院一周了,怎么一点也没减轻,适可而止,行了就出院吧!

海:就是的,行了就出院?

香:(对玉海发脾气)啥行了?我看你是给屁虫,人家说长虫,你说蛇!谁头上有毛爱装秃子?再住一周看咋样!

医生:好好好!爱住你就住吧!没见过你这种人,好像钱多的花不出去似的!

15北关医院。日 内

恩宽在病床前动员福梅出院。

宽:我看还是出院吧!这不是啥好地方,健康人也会住出病的。

梅:不是我不想出院,咱得看人家那边的,水香出院咱就出,她不出院咱能出院吗?咱宁愿把钱擂进医院里,也不能让她占便宜!

宽:咱钻在医院里边,咋能知道水香出院没有。

梅:你就不能出去打听一下?

宽:我咋打听?总不能去南关医院当刺探?

梅:嗯,那天村长不是来城里给咱两边做思想工作吗?虽然因水香工作没做通生气地走了,但咱没得罪他,你不会打个向村长问问情况?

宽:(一拍脑袋)对,我咋没往这儿想呢。(掏)喂,是村长吗?

16县城郊外。日 外

志强和宝珍拿着行李赶路。

诊:这次回家,咱都跟父母公开说咱俩的事。

强:对,在外打工,回一次家不容易。

珍:志强,天快黑了,咱干脆住下,明儿一大早回家。

强:十几里路,一会儿就到了,还值得住旅馆?一年多都没回家了,归心似箭啊。

珍:这荒郊旷野的,我有点害怕?

强:你怕啥!有我在,谁敢把你咋!难道你不知道我还学过几天武术吗?

珍:好好好,有我的白马王子在身边,我啥都不怕。

志强张臂搂住宝珍,口里哼着歌曲: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呦,往前走,莫回头……

志强楼着宝珍继续往前走。

珍:志强,你说咱俩的事我咋给我妈说呢?

强:你就直说么,有啥不好意思的?

珍:人家说的不是喔意思。你不知道,我妈那人是一根筋,谁在他心里没好印象,你一提她就训了!

强:难道我给你妈的印象不好?

珍:不是你,是你妈。不是我直言,你妈做事刻薄,在村里人缘不好。

强:这我知道,但她是她,我是我!

珍:这道理我当然晓得,可是我妈不这样想。你是你家的独苗子,咱结了婚毕竟要给你妈在一个锅里搅勺把,万一过不到一块儿,娘家又这么近,我妈能不考虑这些吗?

强:那你就忍让点儿,力争家庭和睦,不让你妈操心?

珍:那是以后的事,人家说的是现在咋做通我妈的思想工作。

强:这你甭着急,咱俩一起做好你妈的思想工作吧。

珍:你咋样去顺服我妈?

强:他不答应,我就长跪不起。

珍:(用手指点了一下志强的额头)贪嘴?

突然间有两个年轻流氓从林荫中串出。

流氓甲:呦,你们还挺浪漫的!让哥几个也来分享一下美女的艳福!(说着去摸宝珍的脸蛋)

志强一只手抓住流氓甲得手臂:你想干啥!

流氓乙扑上前踩住志强的衣领:你两个爷想尝尝这姑娘的滋味?

流氓乙的话音还未落定,志强飞起一脚,流氓乙哎呦一声趴在地上,流氓甲见同伙倒地,想与志强搏斗,志强扭住其胳膊一转一摔,流氓甲被甩出好远,撞在一棵树上,痛的直叫。这时流氓乙从地上爬起来,奋力与志强搏斗,趁志强不备,用匕首刺去。志强倒地,流氓逃走。

宝沴扶起志强:志强,你流血了,快去医院……

17北关医院。日 内

病房里,宝珍坐在病床边照顾志强打吊瓶。

珍:志强,我看还是打个给家里吧!

强:绝对不能让家里人知道,我又没伤到内脏,只是皮肉之伤,住几天就回家了,何必要让家里人担惊受怕?

珍:都怪你,人家说住下,你偏说没事,现在弄成这样子,你负伤受罪,人家还心疼哩!

强:不要紧,只要你没让人欺负,我留点血值得。

珍:说的轻巧,那流氓拿刀子捅你时,没把人吓死。

强:算了,不说这个了,聊点别的?

珍:你想听啥?

强:想听你的心里话。

珍:好我告诉你,你为我受伤,我非常感动,等你伤好,我好好报答你。

强:你咋报答我呢?

珍:(瞧瞧四周,悄声说)让你亲个够。

强:那现在就让我亲吧!

珍:不行,人家怕你一激动,把伤弄疼了。嗯,志强,开饭时间到了,我给咱打饭去!

强:去吧!记住你刚才的承诺。

珍:说话算数!(说着拿起碗走出门)

18医院过道。日 内

宝珍拿着碗朝前走,与端着水盆的父亲相遇。

珍 :爸?

宽:(一惊)珍珍?

珍:爸,你咋在这里?

宽:你妈住院了,我在这照看,你咋也在这儿?

珍:先别说这,我妈在哪个病房。

共 7591 字 2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福梅、水香因搓麻将失和,乡里人赌气各自住院提防着对方。福梅、恩宽女宝珍,与水香、玉海子志强进城务工,因工厂效益不好回村看望家人,路遇流氓调戏宝珍,志强奋勇保护女友被流氓刺伤,住进北关医院……剧情戏剧性发展,使一对冤家出了亲家。剧本主题清晰,故事一波三折,耐人寻味。荐。【:东方鹰】 【江山部·精品推荐】

1楼文友: 1 :57:47 福梅、水香因搓麻将失和,乡里人赌气各自住院提防着对方。福梅、恩宽女宝珍,与水香、玉海子志强进城务工,因工厂效益不好回村看望家人,路遇流氓调戏宝珍,志强奋勇保护女友被流氓刺伤,住进北关医院 剧情戏剧性发展,使一对冤家出了亲家。剧本主题清晰,故事一波三折,耐人寻味。问好作者。 让心灵亲近文学,以文学清净心灵。追求“淡雅”,醉心美丽的文字。

2楼文友: 18:26:22 拜读张老师佳作,祝好。 您不要猜我是谁,我知道您是谁---祝你开心每一天。

楼文友: 11:02:02 玉海,你也甭怨水香了,我不是也没劝住你嫂子吗?虽然咱两家都白抡了些钱,但掏钱卖了教训。今后咱都实实在在做人,和和睦睦相处,给儿女做个榜样,为构建和谐社会添力!欣赏佳作!


铁岭哪家白癜风医院较正规
宁德白癜风
三岁小孩腹泻怎么办
友情链接